Adair Ordos

各种爬墙,旧坑随机回,新坑遍地挖,现在最喜欢的是蝙蝠侠,本质个人厨,杂食党,cp无洁癖

我:安兹强不强
朋友:超厉害好吗
我:鲜血帝是美人吗
朋友:那是当然啊你在问什么问题
我:没啥,只是美人只配强者拥有,你能认同真是太好了
朋友:!

我高级不正经(x)

我得了一种不想治的毛病

看手猜人(不是)看手猜场景。昨天刻了潘多拉的名字和安兹的手骨 突然就想把他们摆在一起()还有左右对称是我的美学

潘多拉•亚克特最爱的是安兹•乌尔•恭,其次是宝物殿的魔法道具。
他可以为了安兹•乌尔•恭做任何的事情,他也足够了解安兹,他也足够忠诚。
因为被设定,所以会爱着魔法道具;因为被设定,所以才拥有四十一位至尊的身影;因为被设定,所以会使用比actor还夸张的动作。
他无比骄傲,因为他的造物主让他看守至关重要的宝物殿;他无比自豪,因为他是他的造物主创造的唯一的领域守护者;他无比的满足,因为他的造物主留下了。

作为一个领导者,安兹•乌尔•恭需要足够的威严,而他在潘多拉的面前却可以毫无架子,因为他的造物过分的了解他。
——很羞耻。这是安兹对潘多拉的想法,但也还是拥有爱吧。
他对潘多拉说『你就像我的孩子』的时候,潘多拉回应他的时候的那句『父亲大人』令他头痛,令他感到压力。
他对他的造物说『如果我被迫从守护者与你中选择救一人的话,那我会抛弃你』瞬间便得到爽快的『这是当然的!请舍弃我吧』这样的答复。
罪恶感,安兹感到了罪恶感,而潘多拉却似乎将其视为荣耀。那是绝对的忠诚,也完美的值得信赖。

安兹是潘多拉的神,唯一的神。潘多拉•亚克特被创造的理由并不是为了战斗,而是为了安兹的[还想看看过去同伴的身影]这样的想法而创造的,也因此才会是actor吧。

当安兹说『招呼就免了,坐吧』的时候,只有潘多拉才会毫无顾忌地走近,在过分靠近的距离坐下,并显得若无其事。因为过分的了解,所以潘多拉能在安兹许可的范围内做最肆无忌惮的事。

那个连[猫]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二重幻影,在他的世界里,安兹•乌尔•恭就是他的一切。在他造物主记起他之前,他只能在宝物殿里日复一日的进行着他造物主的设定『爱着魔法道具』。而他所了解的人类的世界也是透过[『漆黑』的莫莫]所看见的,而不是由[潘多拉•亚克特]的双眼所见。
寂寞吗?不会,因为有魔法道具陪伴。无聊吗?不会,因为总有一天他的造物主会来看他。他会在漫长的等待中一直自娱自乐,在造物主到来的时候用最精神饱满的样子迎接。『因为很少相见,所以要留下最好的样子』大概是这样的吧。

而最毋庸置疑的应该是『潘多拉•亚克特会深爱着安兹•乌尔•恭』这样的吧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七夕节的末尾我想还是要做些什么吧,这样的感觉

我可能是乌尔贝特黑了解一下(不)

我没看见过这个,所以想做了一个,我觉得这很符合逻辑

别问我第一张为什么不放阿尔托莉雅和樱,我什么都不知道

上次六号做的没凑齐九张我很心痛